《诛仙》以前,《如来神掌》之后,这些才是最好的中国仙侠电影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
  《诛仙》上映,喜忧参半。众多流量明星一起出演,这部电影从开始就被看作是流量的产物。

  有强大的IP作为支撑,又有当红的“流量们”为爆点,《诛仙》很快就已过亿的票房霸屏中秋档。

  

  但事实上没有看过书的人,看了电影不会知道这个《诛仙》到底讲了个啥,而书迷们亦不会认同此电影在剧情方面的改编。

  一群不知所谓的仙人,整日嬉戏打闹,一言不合就御剑飞仙,主角是一个看起来很弱实际上也很弱的小伙子,他整部电影都在和不同的女孩子以及一支棍子打情骂俏,然后和一只猴子一条狗插浑打科,所以将这部电影当喜剧片看同样无可厚非。

  

  由人变成魔的张小凡,一个人一支棍子成功完败了那群看起来很牛的大小神仙,老规矩,片中是个女的都对他有意思。

  看过电影之后,不禁让人想起当年的影评人们对徐克的《蜀山传》写下的那句中肯评价,一群人飞来飞去有什么意思?现在用在《诛仙》身上同样严丝合缝,恰到好处。

  

  然后抛开剧情和不会讲故事的BUG,《诛仙》却有一种妖异的魅力惹人影响深刻,甚至二刷的冲动。他的神奇在于,纵然整部片乱成了一锅粥,仍有好几个镜头留在观众的脑海里持续发酵,形成一派美学,好到成为华语电影当中以“美”制胜的佼佼者。

  华服满屏,飘逸脱俗,动作似舞蹈,人物即使身着“调色盘”却也入型入格,通过漫画的节奏和定格给观众开脑洞接受一切来自电影的奇思妙想。

  

  因为他的导演是华语影坛的最美武指,程小东,玩服装设计的是给王祖贤穿上最经典聂小倩外衣的奚仲文。

  程小东是一个可以让破布在演员身上穿出型格和仙气的鬼才,这么多电影上天入地,就他的威亚飘起来最舒服。

  

  《诛仙》里,最为仙气逼人的陆雪琪似飞花落雪一般持剑飞出。

  

  那般的销魂夺魄不禁让人回味起《倩女幽魂》中初见聂小倩第一眼的精彩绝艳和绝到令人窒息的惊世妖娆又或是《蜀山传》中孤月大师张柏芝的惊鸿一瞥。

  

  魔族中人明目张胆光天化日行凶吃人,和《倩女幽魂之妖魔道》里全身挂满骷髅头骑着鬼头大马的黑山鬼王一般的威严霸道,鬼气纵横;野猪露出獠牙成精杀人,一霎那间,人间若鬼蜮,神鬼妖仙,倾巢而出,一眼就能看尽三界六道众生的诡奇。

  

  而美指奚仲文在服装上偏执到风格化的纯色设置,让电影极端化,更显得极端跋扈,不拘一格。

  正是他们这般肆意狂狷,鬼哭狼嚎的想象力和纯正的东方魔幻主义的浪漫香气,纵观华语影坛,真的只在从前香港电影那帮鬼才手里才能真正见识到。

  那帮鬼才,以徐克程小东为主脑,蒲松龄上身,天马行空造梦无数,奚仲文张叔平一左一右当“神笔马良”负责将他们的狂想变真,黄沾带着唢呐二胡琵琶一对中式乐队狂歌纵酒。

  

  道黄沾 - 倩女幽魂三部曲 电影原声大碟

  

  再加上王祖贤张国荣张曼玉林青霞张柏芝···奉上的倾国倾城貌做最美皮相,他们各显神通堆砌出一个美轮美奂的东方魔幻世界,通过一部又一部瑰丽的影像从“声”“形”“意”“景”几个方面非常丰满的将中国人做了几千年的梦具象化。

  

  1983年,从外国游学归来的徐克,大刀阔斧得改编起环珠楼主的小说《蜀山剑侠传》,这部电影的现世同香港电影以往所有的电影都不同,虽说香港的观众早在六十年代就见惯了曹达华的《如来神掌》。

  但像徐克的《新蜀山剑侠传》这样将莫高窟敦煌的奇景神还原,十几个仙女一起飞天遁地,侠客们长剑出鞘就能引来几千把剑同时飞舞,各种激光闪烁,炫目无比,人人都在天上飞的魔幻美景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

  在这部电影里徐克大开先河地动用数十个武行一起起飞吊威亚,还请来了《星球大战》的团队做特技,同时拉上张叔平给大美人林青霞搞了七天七夜的敦煌飞天造型,他真的是按照敦煌壁画里的感觉去塑造的。

  同时将小说中的“仙”“魔”“侠”“和尚”一个又一个人物给到他们该有的样子。

  林青霞饰演的李亦奇前期仙气飘飘,身上的着装五彩斑斓,顶着高高的发髻美如雕塑。

  

  后期成魔黑化,徐克以一袭红袍染红了青霞,青霞邪魅一笑大魔王气质尽显无遗,以至于多年后徐克拍出了惊世骇俗的《东方不败》灵感都是来源于这个造型。

  

  郑少秋乃正派剑侠,白衣长衫,长身玉立,显得儒雅又俊气,正气凛然,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

  在美术方面的精雕细琢,对东方美学的透彻研究与美在骨子里的创造性,使得徐克创出了华语影坛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仙侠片。

  他的这些电影多出自中国传统的小说,论对小说的改编和将文字和影像完美的融合,以及中国各类传统文化的理解,徐克是做得最通透的一个。

  

  而后他继续沿袭这个壮举携手诸位鬼才继续为华语仙侠篇开拓疆土,在1987年——1993年之间分别创出了经久不衰的《倩女幽魂三部曲》和《青蛇》。

  这两个作品放在多年后的今天来看,仍旧美得惊天动地,在美学和东方魔幻这两方面有着无可超越的高度。

  

  让聂小倩穿上“三宅一生”,做最潮的“侍女”。青白二蛇的造型源于昆曲的灵感,打着戏剧的节拍斗法。

  配乐里琵琶古筝加几缕电子音,中西合璧,又妖又苏。

  

  流光飞舞陈淑桦 - 爱的进行式

  

  总是以时装的思维诠释古装,妖精艳鬼住的处所临花照水,飞花轻纱,流水浮灯,每个细节简约不简单,人魔斗法,流光飞舞。

  雷楚雄命人日夜不息玩剪纸游戏,只为那些废纸能在徐克的镜头里化蝶成花,造就青白二蛇初次凡心大动来人间嬉戏游玩“春城无处不飞花”的妖性诱惑。

  纱幔点灯,配上唐朝特有的园林风味,打造白府,都是小心思成就大美的特例。背后至美的还是徐克团队对于东方文化的热爱。

  

  奚仲文放肆的用大红,大紫,纯白,各种极致纯色为王祖贤的美艳留白,给她一块画布任她的妖娆魅惑盛放到极点。和姥姥纯粹的黑撞个天花乱坠。

  于是《倩女幽魂》的好看就是各种极端美的碰撞。

  

  这个特点到了《倩女幽魂三之道道道》被奚仲文和张叔平玩到了巅峰。

  当奚仲文的艳色撞上张叔平穷奢极侈华丽到挥霍的金袍霓裳,完全舍弃第一部的矜持,让妖魔鬼怪全体解放,用最大开大合活色生香的表达,给观众见识到王祖贤的艳光到底多能打。以及那群源自《聊斋志异》的鬼究竟有多吸引人。

  

  然后便为我们奉上了华语电影史上最欢脱放肆的魔幻电影。

  

  梦是什么?欲望的另一种样子。拍得好所有的梦幻,除了美术功底超一流之外,徐克他们特别清楚我们的欲望是个啥。

  现在诸多电影也学人家飞来飞去,勾人撩妹,但不见得真能引起来观众的兴趣。

  因为他们营造不出“徐克电影”那种恨极又痒的那种“欲”。

  被《倩女幽魂三》释放的欲望正好被接下来的《青蛇》妥善安放。

  

  《青蛇》里出现最多的道具是,水。

  白蛇和青蛇第一次出现在人间,西湖雨纷纷。

  许仙和白蛇一见钟情,也是在雨天,然后同行,共渡一把伞。

  

  白蛇和青蛇共浴枫叶之畔,定格经典。

  

  青蛇和法海那一夜,也是在水里。

  

  荷尔蒙是什么?顺着白蛇脸颊滴到她胸前的雨水,青蛇得逞之后贴着尾巴享受慵懒的笑。

  

  讲完这几个镜头,关于男人和女人,女人和女人,人和妖,妖和妖之间难以启齿的暗恋明恋暧昧挑逗sex冲动高潮就随着电影里的一场雨,一次共浴和一夜湖中暗度,被连根拔起,就仿佛经历了一次完美的性爱。

  

  入情入景,沁人心脾,如此这般,高潮迭起,满足不已。徐克用他的浪漫演艺带着我们遨游梦境十年。

  在这个梦里,我们所期盼的一切都有了。

  哪怕是他什么也不给我们,光用特技,十几年前被骂到扑街的《蜀山传》都有着今时今日电影比不了的高端厉害上档次。

  

  1600个特技镜头,分分钟都是梦在眼前飞

  就张柏芝饰演的孤月大师一秒变碎片的镜头,后世也造不出这令人摇荡性灵的物哀之美。

  

  说到底,我们究竟爱那一票港产仙侠电影什么呢?用情至深,人鬼皆美,花妖狐媚,风情万种,小桥流水,飞花落雪都是最典雅的东方韵致。

  鬼有鬼的邪,妖有妖的媚,用最诗意的文学化表达,结合高级美学和时代潮流,让我们亲眼看到原来我们的文化,我们的文字,我们的梦,我们的电影是那么美。

  

  纵情声色,有声有色,每每哼起沾叔那首《倩女幽魂》,一句“人生是,美梦与热望……”我们便可拥有哥哥张国荣的萌,王祖贤张曼玉的美,不似今日这般声色全无,尽惹寂寥。

  且不论《诛仙》好看与否,他最大的功劳便是让我们再次嗅到了东方魔幻主义的诱惑,然后提醒我们,我们曾经拍出过最好的仙侠电影。

  作者:伶小姐